米乐登录:米乐app
您的位置:
美对华政策转向牵引中美关系从高频贸易摩擦转向全方位战略竞争
来源:网络 | 作者:网络 | 发布时间: 2021-09-26 | 124 次浏览 | 分享到:

综合来看,拜登政府相比特朗普政府,“将中国视为最大战略对手”总体基调不变,但在对华政策尤其是经贸政策选择上更为灵活多变,更多采取“多边主义”包装对华遏制举措,试图复刻美苏冷战模式拉拢盟友支持,抢占意识形态话语权形成对华高压围堵态势,牵引中美关系从高频贸易摩擦转向全方位战略竞争。

一是不排除缓和中美贸易摩擦可能性,但必定以关税为由附加更多谈判条件。拜登在总统竞选期间多次反对特朗普加征关税,但碍于国会及舆论对华强硬压力,暂未对取消关税作出明确表态。但为从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中尽快复苏,缓解美联储货币大放水及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造成通货膨胀压力,降低美国家庭生活成本支出,拜登政府迫切需要重启对华贸易谈判。可预计的是,拜登政府会在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之前,主动加快第二阶段中美经贸谈判,并很可能以关税为谈判筹码,逼迫中国在贸易补贴、倾销、知识产权和技术转让等问题上做出更多让步。

二是继续拉拢盟友维持对华意识形态高压,但在经贸层面难以平衡内部矛盾。拜登政府企图将多边主义“意识形态化”“圈子化”,通过联合盟友或拉拢与中国有争端的国家,主导构建“反华包围圈”。但是,“反华包围圈”并非铁板一块,所谓盟友多是迫于美国压力而并无意愿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观察中澳贸易摩擦升级之下部分出口中国农产品从澳大利亚转移到美国可知,即便在由美英加澳新组成“五眼联盟”内部,也不愿放弃中国广大市场,单纯基于意识形态分歧而与中国完全“交恶”,经贸手段仍是我国与美国制衡周旋的最有力武器。

三是长期保持对华技术打压,但主要集中在国安而非商业领域。从特朗普政府到拜登政府,均不遗余力打压我国高科技企业发展,不惜采取违背市场经济规则“流氓手段”,掐断我国外源性技术来源,阻断我国产业升级进程,逼迫我国与全球创新体系“脱钩”。但从美国撤销TikTok禁令又增加中国“实体清单”判断,拜登政府对华技术打压政策考量更为成熟,对于涉及国家安全及未来产业关键尖端领域采取精准打击,对于完全商业化领域则愿意与中国谈判争取商业利益最大化,以免强制“去中国化”而造成“去美国化”的反效果。

四是美国引导制造业回流难度较大,但可能催化全球产业链布局加快重构。早在拜登及特朗普两任总统之前,奥巴马政府就已大力倡导制造业回流,试图恢复本土产业竞争力,但由于美国多年来过度依赖虚拟经济,大部分产业基础早已断代,难以在短期恢复完整产业链体系。但须警惕的是,新冠疫情大流行所暴露全球供应链脆弱性问题,在中美大国竞争持续升级、我国人口红利逐渐减弱等催化下,更多跨国企业采取“中国+1”策略在全球分散生产网络,全球产业链出现向区域产业链裂变趋势,我国作为“世界工厂”成为全球产业链重构首要移出目标。